COSTOMER SHARE
新闻动态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服务社会,为人民提供优质生态产品,为全社会提供科研、教育、体验、游憩等公共服务。在保护的前提下,在自然保护地控制区内划定适当区域开展生态教育、自然体验、生态旅游等活动,构建高品质、多样化的生态产品体系。”

作为国家最高等级的生态环境保护区域,国家公园能否进行旅游活动一度引起争议。然而,国家公园多为自然禀赋和历史遗存较好的区域,对国内外游客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这也使得国家公园与旅游发展具有天然的相伴相生关联。

祁连山国家公园生态牧场的工作人员准备为游客收拾帐篷宾馆的房间(新华社 吴刚 摄)

祁连山国家公园生态牧场的工作人员准备为游客收拾帐篷宾馆的房间(新华社 吴刚 摄)

保护不是不发展

根据《指导意见》,国家公园是指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域或海域,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保护范围大,生态过程完整,具有全球价值、国家象征,国民认同度高。

国家公园能给人们提供环境和文化兼容的精神享受、科研、教育、休闲、游憩和参观的机会。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数据显示,目前,三江源、东北虎豹、祁连山、大熊猫和海南热带雨林等10个国家公园被确定为试点单位,涉及12个省区、2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三江源试点面积最大,约为12.31万平方公里。

国家公园的旅游活动是国家公园的功能特性所决定的,国家公园的发展与旅游活动并行不悖。对于目前社会上普遍认为国家公园将禁止商业、旅游等开发的说法,专家予以了否认:适当开发不意味着资源破坏,旅游、教育培训、研究等不同功能性的开发,可以从更广、更深的维度进行综合保护。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副教授冯凌认为,在世界各国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中,都不同程度地开展了旅游相关活动。从名称看,国家公园和各类不同级别的自然公园的名称都有“公园”两字,说明其设立初衷就应考虑人们的旅游休闲需求。当然,国家公园等自然保护地体系设立的主要目的是保护多样性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典型生态系统的完整性等,但并不能排除自然审美、环境教育、野外探索等游憩活动的开展。

“不能发展旅游的说法实际上是一种误区。”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室副主任王灵恩表示,国家公园可以搞旅游,但一定是有限制的旅游活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开发。国民大众有认识自然的需求、有体验自然景观和遗迹的权利,接受自然教育和生态体验是我们的权利。国家公园的第一要义是保护,保护前提下的生态旅游活动是可以开展的。

中国旅游研究院规划与休闲研究所所长吴丰林认为,国家公园与旅游活动本不是事物的对立面,二者之间甚至可以称之为内涵要求之、属性匹配之。国家公园服务人民的核心内涵与旅游活动的基本属性高度吻合。但也要正视社会上关于旅游活动的一些担忧:一是近年来偶有不文明旅游行为的发生,以及旅游旺季大量游客对景区环境容量的冲击,放大了旅游活动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冲突;二是近年来旅游产业的市场属性被放大,产业各方更多追求“游客的到访”,弱化了环境保护和旅游活动之间的互利相生。国家公园框架下的旅游活动,不是充分市场环境中、完全开放系统中的旅游,是必须要经过“约束”的旅游。

“分区分类有序开展的旅游相关活动,至少能为国家公园建设带来三方面的正面效应:一是通过各种特许经营活动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将是国家公园可持续生态保育的重要资金来源,也是市场化生态补偿的有效方式;二是当地人参与的引导、解说、交通以及餐饮住宿等服务,在有效提升地方居民生活福祉的同时,激励其更加积极参与到生态环境保护中;三是满足国民户外旅游的需求,同时通过环境教育提高大众的生态认知和环保意愿,有利于自然保护地的持续发展。”冯凌说。

“国家公园的保护与管理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旅游的发展能够为当地带来一定的经济收入,可以缓解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可以为地方经济、社区和百姓提供很多发展的机会,帮助原住居民快速脱贫,实现可持续生计水平提升。”王灵恩补充说。